-未来不一定是明亮的,但你却是一道烛光-
-点亮自己的烛光吧-
这里拾玥/霜华
嫌不好打字的话可以叫我十月hhh
人设是蓝鲸与北极鸥的融合体
主职写手,也绘画,混多坑,更喜欢原创
目前制作游戏与utAU中
假装自己是个清水×
黄暴小公举,怼人狂魔
孩控注意,负能(少量)注意
什么是爱,可以告诉我吗?
信仰奥丁神,履行骑士道
我的鲸鱼还在空中飞呢
努力振作起来.ing
死磕最后不低头!

关于

「原创短篇小说/未完」所谓天使

她几乎是爬着跑出了巷子.

从清新的空气中一下子冲出,充满汽车尾气与城市特有灰尘的气体迅速窜入鼻腔,一刹那的反差,就像是从高贵的贵族一瞬变为贫民般,空气质量的迅速替换使她呼吸一滞,双手捂住嘴,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.生理性的泪水滴落在手背,或许是心理上的?她不知道.

她反复回头,却不敢正面去看,只得用眼角的余光去偷瞄她冲出的方向,幽深的巷好像一张巨口,吞噬她残留不多的理智与伪装出的坚强.

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她:捂住双耳,似乎想将她所惧的一切阻挡在外,脚跟微微颤抖,却一步一步固执的后退.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绝望的恐怖事物,语句中藏着细微的疯狂与恐惧.

她不敢看了.移开目光,触及到行人或惊异,或厌恶的视线,小小的呜咽一声,似乎说了什么,只是被尖锐的车笛声盖过.终抑制不住,不再是几滴可怜兮兮的泪水,而是终于忍不住的哭泣,颤抖着发出小动物哀鸣般的哭泣声,最后跌跌撞撞地跑开.

“——”
  
  

「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.」

「从前啊,有个女孩,她长得也不算太好看吧?仅仅是让人看不腻的容貌而带着灵性罢了,尤其是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,一片明亮的浅淡墨色中流转着缕缕灵气,总是活泼得像只小白雀,发出可让人一扫不快的笑声,长辈们对她开着玩笑,说——」

「——你是天使.」
  
「女孩,生活在一个热热闹闹的乡镇,父母是教师,她在校园的朗朗书声中长大.她过得很开心,除了没有朋友这一点,还有父母很少陪伴自己.不过没关系,她不担心,年幼的她不明白孤独的可怕.她小声的自我安慰,她有她的故事书与玩具,还有她故事中的大哥哥陪着她.」

「女孩,喜欢幻想,她把世界当成幻想,把生活当作童话:一切不幸终是美好,所有不安必会消散.或许是她的幻想足够美好的缘故吧,她开始生活在她所虚构的世界中,将一切都化为美好的幻想.她知道,这个世界不是她所幻想的那般美好,可明知如此又怎样?年幼的她又怎么知道不是的原因呢?就算知道,对所幻想出的世界充满爱意的她,又怎么会去诚实的面对呢?」
  
「女孩六岁了,听说,她的父母要将她带去一个同样热闹的城市,听说,那里很有趣.女孩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一本童话,这是一个有关天使的故事,书中所描绘的天使,有着洁白美丽的大翅膀.女孩合上书,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,偷偷地摸了摸后背.」

「……什么也没有,她只触碰到光滑的布料.」

「女孩有些生气,抱着童话将自己埋入背后柔软的被褥中.明明没有翅膀,为什么要叫我天使啊?」
  
「时间慢慢推移,于是,她来到了城市,她失去了她本就没有的一切,或许只是风景而已.于是,女孩长大了,她要去读小学了.她依然没有一个朋友,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翅膀.她气呼呼地抱紧笔记本,躲藏在空无一人的屋顶.她才不需要朋友,也不需要翅膀,她会在自己的文章与字句中找到她的一切.」

「是的,她热爱写作,以前,她把她的一切寄托在用自己的幻想所编织的大网上,现在,她把她的一切寄托在写作上.」

「事实上,她的确有一对洁白的翅膀①,虽没书中天使的一般大小,但那确确实实是一双翅膀.只是,平常是看不见、摸不着的.只有在她写下一句句、一段段美好而略显青涩的字句时,才会悄悄地浮现,在环绕着她的书墨气息中尽情地舒展,午后略柔和的阳光穿过窗子,把她与她的羽翼衬得格外美好.」

「别人,是看不见的,因为女孩小心的藏起自己的文字.女孩自己呢?因为写得太入迷,完全没有发现呢.」
  
「不久,她的文字被人所发现了.女孩过于羸弱的身体抢不回她珍贵的笔记本,她的翅膀懦弱地倦缩在后背,因害怕消失②而微微颤抖.」

「“写得很不错呢.”笔记本被轻轻合上,送回女孩的怀中.欸?女孩睁大清澈的眸子.“我看到你的翅膀了.”对方回以她温和的笑容,“很美.”与你的眼睛和文字一样好看.这是对方未曾说出的话,可女孩却听懂了.她愣愣的回头,一片清澈的浅浅墨色中措然撞入一双洁白的羽翼.」

「翅…膀?」

「女孩情不自禁地去触碰她过于虚幻的羽翼,从掌心传来的微热温度与柔软触感让她的手也一点一点温暖起来.羽翼温顺的垂下,将她包裹在洁白的羽毛中,它们清楚的向她倾诉着,羽根微微颤动着,仿佛低声呢喃着轻柔的祝福.」

「是的,你拥有一双宛如童话的翅膀.」
  
「女孩的翅膀逐渐出现在他人的视线中,这双羽翼太过美好,仿佛是顶尖艺术家费尽一生心血去完成的作品.人们惊叹着赞美,真心或虚假的,自然,物有正负两面,也有人在她背后冷嘲热讽.只是女孩不去管这些,她所听到的夸奖比她听到的讽刺来得更多.这种让她认为是万众瞩目的感觉太过美好,以至于她飘飘然,昏了头脑,日复一日沉溺于自我编织的童话中,看着被荣耀加冕而越发明亮的羽翼在阳光下尽情舒展,用它的美丽展露着它与她的美好.」

「只是,光芒越耀眼,所投下的阴影也越发的漫长而冰凉,一丝一缕的增加,日以继夜的融入阴暗的一方.」

「女孩就算比同龄的孩子来的更为早熟,到底来说也只还是个孩子罢了,过于幼稚,过于天真.她不知道,也不明白,她所忽视的那些对她而言,又将是怎样的存在.」
  
「时间,是世上最无情的事物吧?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,它总不顾人类的挽留,义无反顾的继续前行.」

「本该来说,女孩会有三种结局:就这样保持荣耀一生、半路被这种的荣耀反噬、荣耀渐渐淡去,一切归于平淡.」

「但谁也没想到半路出了个变故.」

「女孩,生病了.」

「她吃下多少药也没用.」

「因为她是心里生病了.」
  
「很可笑吧,她不是因为那些融入黑暗的阴影,而是因为……因为什么?女孩愣了愣,她不知道.可能是从小以来长久积攒的孤单日益累加,可能是父母日复一日愈发激烈的争吵,或许都有吧.只是女孩也没有去管,就像她当初刻意不去管她所听到的冷嘲热讽一样.」
  
「因为她太懦弱了.」
  
「失去光芒与荣耀的她是多么不堪一击啊.」
  
「而如今,她曾不已为然的话语化为刀锋在她的心上反复凌迟,疼痛从心间一直蔓延全身.女孩从未经历过这些,害怕不已,只是她太懂事,不愿把这些告诉他人,傻傻的认为会有人为她担忧.只是蜷缩在柔软但捂不热的被褥中,在夜色中低声抽泣.」
  
「抱歉.」
  
「反复喃喃着,不知道在对谁说话.」
  
  
“然…然后捏?”宋之云紧紧揪住衣角,像是在为书中的女孩担忧般.苏玥闭上眼,懒懒的打着哈欠,同时半睁开右眼扫视对面的少女.她知道,对方其实不是在为书中的女孩担忧,这只是个习惯性动作罢了,她只是在思考接下来的故事.
  
“苏王月你倒是讲啊!!!”
  
“然后?”苏玥又打了个哈欠,似乎是在思索殷歪了歪头,漫不经心地开口:“然后女孩的病好了,她的翅膀越来越美丽,最终她的翅膀与文字传遍天下,被世人所赞美,她就这样渡过她美好的一生,全书完,宋之云你可以回家去了,还有,不准叫我苏王月.”明显下了逐客令,毕竟对方是不请自来,苏玥没精力去应对一个刁蛮的大小姐.
  
只是这大小姐也没有丝毫自觉性,刻意无视最后几句活,趁着苏玥再次打哈欠放松警惕的同时猛扑过去,一个巧劲把她摁在地上,飞快夺下她手中还没合上的精致笔记本,愣是把苏玥给吓了一跳.
  
当然,就这种程度也还是吓不到她的,真正吓到她的是宋之云带着破音腔调、略有震耳欲聋之势的咆哮:“苏王月我看你是在唬我吧!”
  
哈?
  
苏玥眨眨眼,直起身体,晃着头试图把回绕在脑子里的声音倒出来.扭过头,一脸懵的看着宋之云一边以她破一百的手速反复翻看那本笔记,一边中邪般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“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……”
  
这孩子怕是石乐志.苏玥回过神,饶有兴致的看着宋之云抓狂的翻来翻去,无奈的上前虎揉着她毛茸茸的短发,“行了别翻了,这小说的结局我没写上.”“没写……上?”宋之云抬起头狐疑的望着她,琥珀色的大眼睛中写满不可置信.“对呀.”苏玥学着欧美电影女星的样子耸耸肩,满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,“我忘记写上了,不过结局就是我说的那样,她就这样渡过她美好的一生,一个美好的结局.”
  
  
宋之云眨眨眼,她总觉得,这个结局来得太仓促、太仓促了,以至于总让她认为结局不该如此,就算是坏结局,也总比这个仓促得像是临时编写的结局来得更好.
  
但若是个坏结局,也未免还是有些生硬过头了……
  
倒不如说……这个故事就不该有结局?
  
还是说,苏玥隐瞒了什么重要的情节?
  
宋之云想不通,思绪越理越乱,最后她只身陷入一团团乱麻中.
  
她可不想这样,她又不是苏王月.
  
于是,“啪”的一声,乱麻消失——她懒得去想了,无情拍开在她头顶上的手,草草理了理凌乱的短发——一切归于往常.
  
行了,本小姐不管了!收工,回家!
  
  
苏玥好笑的看 看宋之云蹦哒离去的身影,和宋之云猜得一样,她确实隐瞒了什么,只是,那些也太过不堪了,她不愿让她知道.
  
她从书柜后的夹层抽出一封信,慢悠悠的拆开,看着信件上浅金色的“留级申请”,轻轻的笑着,眼中溢着的灼灼笑意热烈得似乎要将手中的信点燃.
  
比如,那女孩叫苏阳,比如,那女孩申请留级去逃离她所惧的一切重新开始,再比如,那女孩改名为苏玥.
  

 
既然,已经知道了女孩现名为苏玥,那么,就让故事继续讲下去吧.
  
说实话,苏玥现在过得很不错,逃离开她所惧的一切后,她凭借她以己为傲的右翼,已开始找回她所失去的荣耀与光芒.父母的争吵开始日益减少,她也因她的文字,有了她渴望已久的朋友.这样看来,的确很不错.
  
而且,翅膀也愈发美丽了呢.她伸出手,轻轻抚摸后背拢着的柔软羽翼,抬起头,仰望面前的窗,一瞬间被模糊了视线,下意识微微眯起眼,在片刻的适应后,又缓慢的一点点睁开.金色的光层从窗页投下,浅墨色的瞳目清楚的映出深秋午后1时温暖而不灼烈的阳光.
  
洁白的翅膀就这样沐浴着光芒舒展开,羽翼的边缘被镀上薄薄的光,多了几分虚幻与神圣.就在这羽翼与阳光之下,苏玥,宛如真正的天使.
  
“呼——”
  
蓦然站起,翅膀悠然拢起,她用手半掩着嘴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随着手的抬动而轻晃的翅膀微微拍打几下,似乎也在打哈欠般,飘然落下几片白羽落在她身边的书与笔记本上,化为一层银白的光.
  
嗯,该去上课了.
  
  

“苏大才女~”苏玥漫不经心在笔记本上写下几个字句,同时狐疑 的抬起头,左右环顾几番.他们倒是都在做自己的事儿,没有去看毫无存在感的她,也没有有意无意的去呼唤她的名字 .
  
是我听错了吧?她眨眨眼,无奈地轻笑出声,低下头拾起滚到课桌一侧的钢笔,才草草写下半个字,背后却忽得袭来一阵冲击,被撞得一个踉跄,手不受控制的往前滑去,以至于手中握着的笔也狠狠一划,“刺啦——”
  
苏玥面无表情的撕掉被划破的书页,抬头对上罗裕珞眼神飘移略带心虚的脸,“裕珞,你最好有重要的事.”罗裕珞小小的缩了一下肩,“那什么,阿玥啊,放学和我们一起从林道那儿走呗.”
  
林道?苏玥愣了愣,那可是在她以前班级的门前啊.
  
虽然还在同一所学校读书,但因为高一年和高二年不在同一栋教学楼,而两栋楼离得又远,自己也不担心被以前的同学的认出,说白了,就是在避着他们,加上自己总是晚退,半个学期来,也没碰见过一次.
  
只是放学从那儿走……虽说心里想了这么多,她口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反问:“还有谁一起走?” 罗裕珞歪着头笑了笑,乖巧得像只猫,“子笙和晓念,怎么了阿玥?”“没事.”苏玥摇了摇头,“一起走吧,不过我放学后要去交参赛作文,你们可以等我吗.”
  
她决定和她们一起走,一来,她留了长发,若是不和别人正面对上,他们也认不出自己;二来,自己走得迟,应该撞不上他们,而且……她们是自己的朋友,她是不会拒绝自己的朋友的.
  
罗裕珞当然不知道苏玥在几秒时间中都想了什么,只是笑意盈盈的点着头,眼睛明亮的宛如星光,“当然可以啦~笙笙和小念应该也没问题的啦,毕竟我们是朋友嘛~”
  
苏玥又愣住了,对着笑得像猫一样的罗裕珞,很轻很轻的勾起嘴角.
  
嗯,我们是朋友.
 
〔TBC〕 
  
  

①翅膀:文中泛指天赋与梦想,左翼指天赋,右翼指梦想
②消失:指天赋被现实的暗面所掩埋、梦想半路夭折

评论(1)
热度(2)

© -拾玥霜华- | Powered by LOFTER